农药:白云+亮云+云蝉+策约+双约
兄坑:龚大+all大
其他:瓶邪+武华+蓝虹+黑虹+鬼使黑白

天雷信白+云亮

推一发离离的手书 超治愈
配个渣段子 ( ー̀εー́ )
顺序:邦云、云蝉云、信云、元云、白云、芳云、亮云。

1.Appeal 吸引力

  “赵小将军,你下回开团前朝我吼一声成不,我这单独一路带线的又看不见你眼色,其实你也没啥脸色,开团只能靠猜的——还好我跟你心有灵犀。”
  “…我明白了,有劳大人兼顾全局,下次我会注意。不过下次战场相见时,未必身处同一阵营。”
  “我觉得会,信你邦哥的直觉。你身上有种莫名其妙的吸引力,虽然我说不出来它是个什么东西,但它总能把我吸去你身边。”

脆皮队友泪流:这就是你整局只把仓鼠球加给赵云的理由??

2.Ballet...

吱一声,这儿写原创耽美去鸟,lof在自己的文章写完以前,估计都不会打开了…
为避免小可爱关注死尸所以放一条博在这儿方便取关啦ww
以后再上lof时,希望自己已经变成了一个更成熟的写手!

自己的文地址放在评论区,欢迎大可爱小可爱前来指出不足(鞠躬

羽衣敬上
2018.07.26.

世界杯期间 尝试喂一大口安利

耽美:《足球万岁》(n刷强推文) 《一球成名》(与前同作者,功力稍欠火候) 《影子前锋》(比赛描写尚可,情感总觉得怪别扭的)

上面三本都是足球的,前两篇是真实背景+虚构人物(主角),最后那个人物也(普遍)是虚构 不过有原型借鉴

另推一本印象里挺不错的 张鼎鼎的《三步上篮》 耽美 反正当初找文时对篮球无感的我是把它看完了,虽然对内容没啥记忆,但贴了“不错”的标签

再有另一本《梦想绿茵场》,比无限恐怖更可怕的直男写出耽美感,作者是个直男,除掉可怕的第一章外,后边的都很好看,讲比赛的文字很过瘾,男主和c罗卧槽那已经不是天然基可以形容的了……

竞技类耽美一旦...

一个摸鱼 想打tag又不敢打 等睡醒了打好了
我永远爱少侠
-
-
-
  倘说起来,初见时地都算不得上佳,我中毒遭创,身势皆弱,当初紧急自然不察,现下忆起…到底还是面上发赧的。
  玉蟾宫即便是大门外,天寒地冻也与其内无异。那一宫之主乍入眼里,更似天女拨云下凡来,是雕冰刻雪才能琢出来的人物。
  容颜?我着实也也记不清楚,彼时她一副笑靥,究竟属不属牵动我心绪的要紧因素了。她颦笑宛若仙子,如今看久了,其实便也觉得寻常。只是有一点,万万是千年百年过去仍动摇不了的。
  她不仅撞进眼中,更闯入我头脑里,身周严寒刺骨,心却火热如灼。
  是只此一眼,从此复刻不得的心动...

写了一半卡壳 等忙完再试试能不能找到写的状态
找不到的话更新就得等月底期末完了2333
未完成的东西不打tag 白云 食用自取
中高考期末考的各位都请加油哇

平生意 3

  天下会武,顾名思义,是一场面向全天下有志之士的比武盛会。
  当今形势,列国割据,天下不一统。极北戎狄盘踞,大唐坐拥中原万邦,东有秦汉楚,南地三国鼎立,彼此之间各有摩擦,却同时维持着微妙的平衡。正在这般复杂情势下,修者之间的争斗,尤其各个江湖世家间的争斗,便不仅限于小家之争,更极有可能涉及到其所支持的政权,譬如吴地周家——也即此次天下会武举办方,正将大会地点设在吴都金陵。
  或许这个名为江湖的地方...

……

  素来这酒鬼就喜饮过三巡搁盏后满嘴滑头,他二人今日定的是个窗边的座位,李白长身玉立的扶了窗台这么一站,张口直似要吟诗作赋般,楼外不经意间瞧见他之人中甚至都有驻步仰观的。
  他一副昂首挺胸模样,倒酒嗝当头一打,单掌往胸口重重一拍,就势作抚心状,将正对面停下吃菜专心瞅他的人从头到脚从里到外夸了一遍。
  辞藻之华丽,口吻之热切,情感之真挚,吹得那叫一个天上天下独一无二前无古人后无来者。
  之前也曾被朝狠了打趣过一次,加之两厢情悦、心意方吐,赵云历这第二遭时,虽不至说被惹得面红耳赤连连辞却,可到底耳尖是热了热,脸皮轻抽两下,心觉消受不起。他轻轻咳一声,...

跳舞的小黑。
想写黑白除个草,没有脑洞。

云蝉/段子

  那姑娘用尾指的细瘦指尖往涂了脂的口沿一点,登时葱白颜色的指腹被染得嫣红,便就这么往丝绢绣成的巾帕上一笔一划抹上去。
  一十三笔,写的“赵”“云”。
  这还是她头次写出这个姓名的完整、全部。平日里她总爱“子龙哥哥”人前人后地唤,就是再没眼色的家伙也能瞧出来个中浓情蜜意。她不紧不慢合上眼,心想像这么连名带姓地完整默念一遍,多久没有了?
  是,这是第一回,在屋外不停歇的炮击声里,在惊惶失措的人群斯声呼号的背景下,在这座一夜间失却活力的华东的孤城里。她用了近二十年把满腹的情丝纠成千千结,偷摸地在心底里藏了许久,从不敢直白地讲,终于在濒临身死之际,怀抱不甘地,...

为什么兰陵王会捡走百里玄策呢?接下来由我为您带来(绝对不)合理的一个猜测。

  “哥哥哥哥哥哥!”
  “咯哒?”
  下意识接话的兰陵王,等到发现自己究竟说了句什么,脸色顿时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黑了下来,这从他那面罩不再如遮玉石而似包了块炭即可看出。
  稍微低头时,正好对面不远那只犹在抽噎,小声“咯咯咯咯”个不停的小狼崽子也瞧过来,怯生生水汪汪的目光里隐隐约约透着一丝疑惑。
  兴许是想:这个人为什么学母鸡叫?
  兰陵王连眼睛都黑了。
  他心底沉声道:这不符合我的人设,重来。
  于是周遭物换景移,哦好吧事实上什么变化也没

玄亮/大概是颗糖

刘备x诸葛亮无差。
武陵仙君x仁德义枪,架空。
文中忘了写的设定:成仙分两步,首先通过自身努力或机缘等等登仙,在天庭记名,然后渡劫,正式位列仙班。
发糖专业户。
-

  暮春的时候,芳菲大多谢尽。武陵一带今年冬天本就去迟,红桃是种非春风吹拂不肯开娇贵花,嫌弃这天这冷气候,比较往年晚上了许多才肯露香艳,偏又禁不得热,早早便凋了一地。这就显得花季格外短。
  往那环武陵城一周而前后延伸开的大江江面看,只见扁舟一叶徐行水上,搅出一路水波细纹。此刻正好是顺风行船,撑篙的又是弄潮老手,就见两岸山岳转眼间便被抛至身后,甩开数里地。这船上一行四人,除划桨船主外,另三人那通身气派瞧着便不似寻常,其...

1 2 3 4 5
© 绯墨羽衣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