绯墨羽衣

亮云、白云、邦云
邦良邦、信邦
策约
云吹+邦吹+约吹

?????????

听说韩信换了圣诞恋歌,
我们赵云不要面子的啊?

诚邀高渐离谈恋爱(小声地

亮云/段子

第一次相见于战场上时,赵云只觉着对面那发色浅淡的人看着无端眼熟,虽确定自己有限的二十来年里不曾见过对方,却总有股想靠近的冲动。
战斗火热,你死我活。
赵云虽有两式位移招数,对方却如那绝世舞姬一般位移能力亦不弱。不远不近地吊着,身侧没多大功夫便呼啦啦围了五个水晶似的玩意儿,争先恐后往他脸面往他脑门扎。
打人不打脸知道吗?
赵云虽购了一件件的重铠,被扎得多了也觉遍身的疼。他咬牙觑了个对方位移陷入短暂冷却的功夫,耐了各路袭来的数道攻击,一记天翔之龙砸了个地裂。着地却不见人影,抬头就被三只法球糊了整张面孔,血条刷刷地掉。
???
他眨了眨眼,视线聚焦终于看清楚前方那身影,机械扇子摇得不慌不忙,上移一...

策约/瓣鳞花迷梦

策约/瓣鳞花迷梦
-r18,后续走评论。
-bgm《斯卡保罗集市》

  生命须臾之短。

  春日的阳光不总是暖融和煦,也可能一面明媚地把整片天地都照得亮堂、一面将寒意揉成小团用光线包裹,令为之覆盖的每寸肌肤都不自觉地颤栗发抖。
  少年人单薄的衣料下是劲瘦身形,长而被覆厚毛的茸尾耷拉低垂,左右随意扫过地面扬起土灰。他迎面正对火烧似的彤云,霞彩的颜色尚不及他瞳眸红艳,如同随时会滴出血来。
  该死,他早该发觉的。
  尾尖狠狠锤上瞭望台的墙面,他终于还是颤抖着手捡起沾血的木牌。
  这是显而易见的引诱与挑衅,对方有那个本事不惊动旁人便抓走他的哥...

云白云/与君同

语c自戏性质的混更。昨天是自己名朋两个马纪念日,于是精分写了纪念。然而后来我琢磨着人家给我评论99,这不是祝我孤独终老吗…。

赵云/

  山涧中亦有热闹事,虫嘶鸟啼相映,丝毫不避人。我于它等应是生客拒远,却见在身周尘中仙面上被允深入来一观。风拂相待叶折以迎,苔藓攀上溪畔青石成天然憩所,我提踵欲先拭灰,乍闻清声一长啸,旋首正撞上仙君就势舒臆弹铗作歌,飞扬眉眼间重拾任侠意气。他目光灼灼投与我,顿挫击节陡然婉转成江南调,和声细喃裹十里春风来侵。
  我招架不得。
  惟平直对视,彼此两双眼却一般心意,他云端裁诗罢翩翩然下界,正落我旁侧,交游又幸志投趣合,不知深种情根万般...

备云/霸道总裁爱上我

-all云《总裁爱上我》之一
-人老,本欲写刀生生扭成开放式
-后续走评论

  我是一名黑暗哨兵。
  掌心中一小摊碎米被啄食干净,蓝发的男人掂了掂胳膊肘上打起饱嗝的肥鸟,手臂一抬将比两周前更重半斤的胖家伙甩到脑袋上,手腕压下斗笠一盖藏得严实。他从宠物店走出,空气中飘浮着绵密而细腻的雨丝,暴露在外的皮肤一触及,立刻有粘腻的一层水膜覆盖其上,手指划拉过去,两侧便堆积出小簇水珠。
  黑暗哨兵与寻常的哨兵不同,他有极佳的情绪掌控能力,向导对他而言并非必需品。 
  他迈步去往塔的方向,板着脸的守卫见到他后纷纷欠身鞠躬以示敬意,他则抿起唇回报他们和善的微笑...

搞了点事。

亮云/一趟车

亮云/凌乱的一趟车
-首车奉献给小天才军师。是爱得深沉。
-短小粗暴还各种语无伦次,认真你就…
-大块肉,食用愉快。后续走评论区。

  赵云一觉醒来的时候,窗外头天色黯淡,日落西山。
  他睁着眼醒了会神,轻手轻脚坐起身,一低头正瞧见枕边的人噙着些微笑意的半面睡颜。他定定看了许久,被蛊惑似的,不自觉地俯下身去,又在即将触到薄薄唇瓣时生出犹豫怕将人惊动,于是停顿片刻,一吻便终落上诸葛亮的侧颊。
  哪里能想到,小天才一早就醒转,两眼在他醒前已凝在他面上老半天,这下大礼临头当然是眸子一张,将近在咫尺的赵云逮了个正着。手臂伸出一勾便将颈项环进臂弯里,稍加施力,两张嘴恰好对上紧密...

凤白x原皮云
只憋出来一个片段,剩下的脑补吧(…
如果非要给这个片段起个名字就叫了结吧
@祺澪

  天远落日稀,光寒照铁衣。
  昨宵军伍中传唱的蜀地歌谣还依稀彷徨于这浩淼天地间,腥风盘旋未息血雨如注方止,兵戈相错铮铮厉啸犹在耳畔,间或交杂力竭的嘶吼、仇恨的哭嚎、凄苦的哀鸣。
  此乃战,此乃你死我活之争。但凡领兵者谓之棋逢对手,便意味着容不得分毫纰漏。若棋差一着,轻则中计遭伏勉力仍得全身而退,重则如眼前涂炭状:丹血涂野草,白骨横乱茅。残戟断剑之下埋葬不可计数的残魂断魄,其亲其友口叨心念再传递不得,徒剩一副肉躯卧于不具名荒芜地,到头归入与黄土同俦。
  他心知...

云白云/平生意(歌词)

平生意
-云白云无差

原曲:《花火》
填词:羽衣

谁负剑行四方
谁执枪定风浪
剑与枪交错铮铮声回响
缘结时轻狂 不自量
半载韶光 甘用一生去尝
平素不谙风月情场
却难抑心砰砰作慌
厚重心防 防不住你的温柔孟浪

初春碧桃昨宵盛开在陌旁
堆红砌粉更胜美娇娘
正午打尖点上酱牛肉二两
再去揭下通 缉文书满榜
还要比谁武功更高强
更俊更能毙敌讨得更多赏

并肩履过重岩 跋过叠嶂 涉过大江
从三月春阳途经夏暑炎天光
抵达九秋瑟瑟风凉
鼓角自边塞来 狼烟直上 不掩仓皇
声声催促常胜将回战场
分别时谁也显仓皇

谁从来性倜傥
不曾囿于一方
而今却反复咀嚼着离殇
谁许诺陪君三万场
谁只身去看约定的夕阳
塞外音书绝 鸿雁难访
满腹忧思 无处安放
便倾入陈酿...

©绯墨羽衣 | Powered by LOFTER